虽败犹荣!古罗马名将安东尼的悲剧东征

0 Comments

说起游牧民族,大家绝不会陌生,这些马背上的战士有着极为丰富的作战技巧,擅长用引诱、设伏等手段把他们的猎物引入绝境之中,待敌人在各类打击中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给予致命一击,赢得胜利,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就如同一场盛大的狩猎。在这场狩猎中,作为猎物可以说是一件极为悲催的事了,对此,克拉苏和李广利深有体会,前者所带军队在公元前53年的卡莱战役中被游牧帝国帕提亚几乎全歼,后者的大军则在公元前90年被游牧霸主匈奴消灭殆尽。但今天,我们要说的则是一支在这场狩猎游戏中死里逃生的军队,虽说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失败,却因其在绝境时出色的表现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公元前1世纪的地中海世界,崛起了两个强大的国家,他们分别是西方的罗马共和国和东方的帕提亚王国。这两个国家有着鲜明的特色,罗马以强大的步兵和工事作战闻名,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地中海各地的骑兵们,他们甚至能媲美独立于其他兵种与匈奴作战的汉朝骑兵。但是,这在帕提亚人面前,则统统是小巫见大巫,帕提亚人是骑兵大师,以迅捷狡诈的战术著称,这毫无疑问的源于他们游牧民的出身,帕提亚王国由帕尼部落建立,这些游牧骑兵们骑着高大、迅捷的战马征服了大片区域,在他们所骑的马中,最为著名的便是被中国称为汗血宝马的阿哈尔捷金马,除了优秀的战马,帕提亚人更引以为豪的是他们的装备与战术,帕提亚的骑兵绝大部分是使用反曲复合弓的轻装骑兵,剩下的则是人马皆披盔甲,双手持长矛冲击的具装骑士,这些武器装备无一不是应用着当时的一流技术,反曲复合弓带来的是威力巨大的投射火力,具装能有效保护骑兵和马,而双手持的长矛则让具装骑兵占得肉搏的先机,帕提亚人不但装备优良,战术更是独到,他们的轻重骑兵能以极为娴熟的配合,做出回旋射击,引诱、埋伏、集中歼灭等高难度战术,实属非常难缠的对手。

不过难缠归难缠,在罗马人眼里,帕提亚人阻碍了他们夺取东地中海的霸权,更是软柿子和土财主的代名词,于是,罗马前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率先展开了攻势,于公元前53年入侵卡莱,但他军事素养较差,对敌人又缺乏认识,导致此战罗马大败,所幸的是,随后帕提亚入侵叙利亚的行动被卡西乌斯率领残军挫败,双方的进攻都失败后,两国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和平,直到公元前40年,罗马在连续的内战中岌岌可危,雄心壮志的帕提亚王子便依靠共和派余孽的帮助,再次入侵叙利亚和小亚细亚地区,两年后,帕提亚人被后三巨头之一的安东尼派遣部将文提迪乌斯彻底击败,双方再次恢复和平,不过,这同样是风暴前的宁静。

公元前36年,“风暴”终于降临,由于帕提亚陷入了内战,再加上亚美尼亚国王的邀请,安东尼便在亚美尼亚边境集结军队。这支部队有13个军团约6万名军团士兵,1万名高卢和西班牙的辅助骑兵6000名亚美尼亚骑兵以及2.4万名同盟国提供的步兵,总数足达10万之众,声势浩大的令东方的小国为之颤栗,于是,在亚美尼亚国王的怂恿下,安东尼毫不犹豫的下令大军启程,向东直扑帕提亚王国的米底亚地区。

米底亚地区位于现今的阿塞拜疆,罗马人长途跋涉1608公里才抵达此处,在进行了一番劫掠后,安东尼率军剑指米底亚地区的首府弗拉阿塔,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他深知兵贵神速的重要性,为了不让居住于此城的国王家眷逃走,他下令将庞大的后勤车队、攻城武器抛在后面,除了2个军团1万名步兵守卫外,全军前进先行围困城市。很快,大军抵达城下,随后便展开了围困作业,他们缓慢的堆起土堆,为攻城武器的到来做准备。但让安东尼没想到的是,带着不足4万的骑兵赶来增援的帕提亚国王没有直接杀到城下,而是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先行打击运输队,很快,1万名守军全军覆没,后勤物资和攻城器械也被悉数毁坏。等着攻城机械零件、材料的罗马人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们知道,攻克这座城市无望了,因为当地的木材无论是硬度还是长度都不合格,根本无法重新制作攻城机械,而他们失去的不光是零件,还有宝贵的物资,这种局面使军中士气大受影响,亚美尼亚国王甚至因此带着1.6万同盟军脱离大军撤退。

虽说局面不利,但安东尼并未慌张,他凭借丰富的战争经验和对军团素养的信赖,下令10个军团、3个卫队和所有骑兵出营,佯装搜集粮草,吸引帕提亚人进行决战,想通过一次胜利来鼓舞士气。但他的算盘落空了,整整一天,老谋深算的帕提亚人都在他们身边徘徊而不敢硬上,于是安东尼改变策略,下令全军拔营,准备会战。这一切在帕提亚人眼里却像是敌人就要逃跑一样,不明真相的帕提亚人于是摆出新月阵型,准备包围罗马军,当他们接近的时候,罗马人没有逃跑反而派出骑兵迎击,虽说和预想的不同,但这没有吓倒帕提亚人,论骑兵,他们比罗马人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令帕提亚人想不到的是,罗马人不是一般的步兵强国,他们并没打算以骑兵决胜负,就在罗马骑兵与帕提亚骑兵缠斗的时候,罗马步兵正以标枪充当长矛,井然有序前来支援,步兵的突然杀到使胜利的天平发生倾斜,帕提亚人纷纷逃窜。

这次胜利让安东尼信心十足,于是他下令全军追击,但罗马骑兵毕竟不是游牧民族,始终无法赶上灵活的帕提亚人,在追击了30公里之后,只获得了斩杀80名、俘虏30名敌人的战果。这让全军包括安东尼都大为沮丧,不过好在会战的胜利给罗马人赢得了撤退的机会,让双方都知道了正面作战罗马人占据上风。

被击溃后没多久,帕提亚人再次集结起来,他们鉴于之前的教训,决心改用诡计击败罗马人。为此,帕提亚国王派遣士兵向罗马军喊话,说帕提亚人同意罗马人光荣撤退,不予攻击,这个条件是罗马士兵们梦寐以求的,于是他们向安东尼施压,要求撤军,安东尼自知不撤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能宣布回师。

安东尼原本打算原路返回,但这条路线很长且要经过适合骑兵发挥的平原,出于对敌人的不放心和保证后勤的考虑,他决定采用一个马迪亚人的意见,走山区近路,抵达亚美尼亚再回国。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大军撤退的第三天,罗马人突然发现前方的堤坝被毁,河水淹没了他们的必经之路,这显然是帕提亚人阻止罗马人逃跑的诡计,果不其然,安东尼刚下达命令展开作战阵型,帕提亚人就从四面八方涌来向罗马人射击。所幸罗马人在之前的作战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了应对帕提亚骑兵的冲击,重步兵们手持标枪、长矛举着盾牌组成空心方阵,而投石手、标枪手和弓箭手则在重步兵的掩护下火力反击,很快,帕提亚人因伤亡的急剧增加而退却,但他们没有放弃,片刻之后便卷土重来,最终在高卢骑兵的攻击下被驱散。当击退敌人后,罗马人便继续以严密的队形撤退,就这样,帕提亚人进攻了整整4天,却什么也没得到,反而遭受了更大的伤亡。

正当帕提亚人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名叫加卢斯的罗马将领帮助他们打开了局面,他天真的认为农耕民族的骑兵可以单独和游牧民的骑兵一争高下,于是,在击退帕提亚人之后,他带着轻步兵和骑兵穷追不舍。这正合了帕提亚人的意,他们吸引加卢斯的队伍脱离重步兵的帮助,然后立刻抄了他的后路,在帕提亚人的围攻下,加卢斯所部损失惨重,阵亡达3000人,幸亏安东尼亲自率领第三军团赶到才解了围。虽说遭遇重大失败,但士兵们没有因此不受控制,反而更为遵守纪律,因为大家都明白帕提亚人的骑兵强大无比,战术狡诈阴险,若脱离重步兵的支援与之交战,无异于自杀。

对于罗马军中发生的变化,帕提亚人并不知晓,他们沉浸在之前的胜利中,认为接下来只剩抢劫了,于是整夜顿兵于罗马军的营地,想要寻找时机一锅端掉罗马人,但他们很快就发现罗马人纵使只宿营一天,也会修建足以保护自己的营垒,这对于不擅长攻坚的帕提亚人来说非常头疼,因此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次日,罗马人离开营地赶路,帕提亚人的机会来了,他们此刻已集结了4万名骑兵,正等着猎物自己走出窝来,于是帕提亚骑兵毫不犹豫的策马靠近罗马人,像饿狼般追赶猎物。正当他们认为胜券在握之时,当头就是罗马人骤雨一般的火力打击,被打懵的帕提亚人自知无法硬来,便加速进军,绕过罗马人先行赶到了必经之路的斜坡上,企图用居高临下的射击击溃敌人。虽说这样的战术很好,却对普遍使用大盾的罗马军构不成威胁,军团步兵们迅速的用盾牌组成了龟盾阵,轻松的挡住了敌人的箭矢,帕提亚人眼看射击无效,便安排重骑兵们抄起长矛发动冲击,不料被军团士兵手持标枪击溃。

对于此时的罗马人来说,帕提亚人的攻击并非威胁,真正给他们带来灾难的是山地缺乏充足粮草和水源,这逼得士兵们到处寻找野菜吃,见到有毒的水源也不顾向导劝阻饮用,最终在野菜和河水的毒素影响下,造成了许多士兵腹泻、呕吐甚至死亡。雪上加霜的是,帕提亚人无休止的骚扰让罗马人只能疲于赶路,甚至有一天连夜行军48公里而不得休息,虽说帕提亚人无法正面击败罗马人,但是罗马人若要避免灭亡就只能尽快赶到亚美尼亚与米底亚边界的阿拉克斯河。

幸运的是,罗马人的苦难在撤退的第27天到头了,经过300英里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抵达阿拉克斯河,安全后的安东尼检阅军队,他悲伤的发现阵亡的士兵足有2.4万人,其中大多数是患病而死,加上之前的1万人损失,此次战争的损失达到34%,可谓惨痛,不过相比李广利二征大宛时不爱护士兵,导致只有6分之1的士兵胜利归来,公元前90年在被匈奴追击的时候覆没于壕沟和奇袭之中,可以说是虽败犹荣了。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