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四大历史剧再出新译本 读者赞“傅译莎”最贴近原著气质

0 Comments

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著名学者傅光明新译的“注释+导读”本《莎士比亚全集》,继已出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四大喜剧”、“四大悲剧”之后,“四大历史剧”(《理查二世》《亨利四世》上下、《亨利五世》)新近悄然上市,深受读者喜爱。

从“当当”和“京东”两大网的图书评论,可见读者对“傅译莎”之喜爱,亦见出读者水平之高。如有读者表示,作为“莎迷”,会“毫不犹豫地说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译本”,“是每一个热爱莎翁的人不可错过的译本”。该读者认为,朱生豪与梁实秋两位前辈所译莎剧,其经典性自不待言。然而,正所谓“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对历史语境、莎剧文本和故事原型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研究,在近年取得了新进展,急需新译本将这些内容融通,以充实莎剧研究的世界。而傅光明能以学者的敏锐眼光和严谨态度,以圆润通畅的译笔,还原了莎剧的广博与浪漫,让我们感受到莎翁的热情与聪敏。

另外,有读者称赞,“傅译莎”最贴近莎士比亚的气质,体现了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对“信达雅”的追求,是对过往莎剧翻译的一次纠偏,使莎剧真正回归剧场,回归大众,将真实有趣的莎翁和那个精彩丰富的年代呈现在读者眼前。总之,“傅译莎”“挺潮,很正,非常莎士比亚”。

有些读者还特别提及,“傅译莎”的注释格外用心,对与之相关的文化典故、故事背景等,都做了详细注解,还会与其他译本作比对,让读者有更加直观清晰的认识,以期还原出“原味儿莎”。无疑,“傅译莎”兼具文学性与学术性,正如诺贝尔获奖者、著名作家莫言所推荐的“傅译莎呈现莎剧新世界。”许多读者在阅读后都成为了“傅译莎”的忠实粉丝,每新出一辑,都会买来阅读,并表示十分期待新译大全套的出版。

美国作家韩秀女士是为“傅译莎”牵缘的“月老”,对“傅译莎”的进展始终关切,这次,又特为“四大历史剧”专门写下推荐语:

没有人会以为这是一部历史剧,因为历史老人被蒙上了眼睛跟着莎翁团团转;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部喜剧,因为浪荡子们的欢笑并未能延续到终场;也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部悲剧,因为篡权者内心的恐惧并没有妨碍他寿终正寝。这是莎翁主导的一台戏,将历史、悲剧、喜剧融合在一起,让我们看到一位血气方刚的勇士决心为正义而战,却死在敌人的剑锋之下;当我们正掉进伤痛之时,却发现那浪荡子竟然改邪为正,成了英国历史上的明主亨利五世,正在开始赢取辉煌;当我们欢欣鼓舞之时,却发现了历史上的大笑话,一个篡权者却丝毫没有受到惩罚。于是我们放松下来,心甘情愿掉进莎翁的迷魂阵,看戏。

一座罪与罚的旋转门,充满了血腥与暴戾。莎翁毫不留情直指横征暴敛听信奸诈谗言,犯下一连串罪孽众叛亲离的昏君罪不可赦。然则遭昏君流放被强夺家产与贵族继承权的受害人,却在垂手可得的王位面前改变了初衷,食言自肥,登上了国王宝座。原本受害,原本能够声张正义赢得公道人心的机缘,在这座旋转门内完全地迷失了。失去诚信之人必将接受命运的惩罚,背负沉重的负罪感走完余生。我们在这部雷霆万钧的生死搏斗中见识到了莎翁的冷峭、莎翁的严峻以及莎翁毫不姑息的霹雳手段。

困境与伟大并存,亨利五世是莎翁笔下颂歌声中的战神国王。四百多年来如同战鼓,激励着大英帝国的子民攻城掠地实现着“日不落国”的骄横。然则,阿金库尔以少胜多的辉煌战果,被战俘遭到杀戮的阴影遮蔽了光辉。英法百年战争最耀眼的军事胜利,被鲁昂壕沟里饿死的妇孺掩去了光华。黑底斯含笑凝视,亨利五世真正在乎的高卢王冠在巴黎近郊因疾病而幻灭,那近在眼前的王权啊,就这么不翼而飞了。然而,莎翁妙手回春的戏说,却让数百年来的英国沉醉在胜利的梦境中不愿甦醒。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